看壹周文娱 >> 正文

《寄生虫》 韩国电影首次问鼎戛纳

时间:2019-06-03 08:31:51 来源:看壹周

  北京时间2019年5月26日的凌晨,为期12天的第72届戛纳电影节落下帷幕。众望所归之下,导演奉俊昊凭借《寄生虫》摘得最佳影片金棕榈大奖,成为韩国电影史上获此殊荣的第一人。事实上,《寄生虫》也是今年戛纳唯一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的获奖影片。

  文 / 蒋思悦

  “寄生虫”既是穷人也是富人

  《寄生虫》是一部以一个特殊家庭为故事核心的剧情片,讲述了发生在身份地位悬殊的两个家庭身上的故事。

  影片一开场,镜头对准一户住在半地下室的穷人家庭,家中的一双儿女正蹲在小半扇地面以上的窗下寻找免费WIFI信号,这样日常化的幽默感引发一轮爆笑。故事由此展开,住在半地下室的四口之家没有人有正经工作,一家人靠窝在小屋子里为披萨店折外卖盒为生。某一天,这个家庭的生活突然出现了转机。儿子(崔宇植饰)的有钱朋友马上要出国,请他帮忙去给一个自己喜欢的富家女孩做英语家教。

  儿子第一次进入知名建筑师设计的花园别墅就被震撼了,与此同时,心中的欲望也被勾起。他找到机会,编了一套美国留学、艺术史高材生的豪华履历,把妹妹也推荐到这户有钱人家做家庭教师。随后,他又陆续将父母带到富人家中,成为了这家的司机和保姆。一天,富人一家外出野餐,穷人一家偷偷在他们的大房子里狂欢,万万没想到却发现了这个家庭的秘密,事态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……

  影片中,“寄生虫”似乎指代的是那些寄生于富人家庭的穷人,但导演称,“富人也要依赖穷人的照顾,需要司机、保姆、洗衣工,所以‘寄生虫’其实也可以用来称呼那些有钱人。”

  戏剧化的剧情之外,各种喜剧桥段在令人忍俊不禁的同时,也是创作者对社会制度和现状的嘲讽批判。借助通俗类型的故事表达,虽然导演背后意图直接明显,但依然引人关注和深思。

  片中不时会有金句蹦出,譬如谈到人生设计,父亲对儿子感慨,“但凡设计就会有期待和担心,因为事情总会有你预料不到之处,只有顺其自然地发生,才会什么都不在乎,因为没有任何期待。”又譬如在饭桌上,当父亲夸奖富人妻子善良时,被妻子反驳:“那是因为她有足够的钱才会善良,如果我同样富有会更善良……”对白之外,更多对阶层地位、穷富差距的思考,则是在故事发展中、以及对许多细节精确具体的刻画中逐步深入。

  当朴社长和妻子谈到宋康昊扮演的父亲身上的气味时,他说那是地铁里的人都会有的气味……那是属于穷人的气味。这是导演对生活的敏锐捕捉,更是一种带有象征性的隐喻,一种宿命:每一个阶层,无论你如何挣扎奋斗,与生俱来的天然属性都难以摆脱。

  奉俊昊:志在挖掘“小人物”的故事

  韩国导演奉俊昊是谁?一个被媒体传播得最多的例子,就是爆款韩剧《来自星星的你》中,全智贤扮演的千颂伊的母亲为了证明女儿是一线明星,向别人炫耀说,“奉俊昊导演都要请她去演电影。”可见他在韩国电影界的地位之高。此外,昆汀·塔伦蒂诺评价他说:“在过去20年的电影工作者里,他是最有上世纪70年代斯皮尔伯格特质的导演。他能极大地融汇娱乐与喜剧特质。”如今,在戛纳的舞台上,他又为韩国创造了新的历史。

  奉俊昊的作品总是充满复杂微妙的社会暗喻,这和他社会学专业的背景有很大关系。奉俊昊出身于延世大学社会学系,在不少影评、研究里,他常常被称作“电影社会学家”。从延世大学毕业之后,奉俊昊才进入韩国电影学院导演班。因此,他的作品常被称为是“社会问题意识”和“类型创作规则”的完美融合。

  而他和主演宋康昊也被影迷们称为“昊昊神作组合”,两人联手,必出精品。在本次获奖后,奉俊昊更是单膝下跪,将奖杯献给了男主角宋康昊。

  本片已是二人的第五次合作,奉俊昊认为,因脸大而被成为“饼叔”的宋康昊,正好可以真实演绎出韩国底层社会各色各样含辛茹苦的小人物——《杀人回忆》里的小镇警探,《汉江怪物》里偕老扶幼的憨厚父亲。平凡的人们努力活在动荡的大环境下,而这些微不足道的人物的丰富内心,成了探究国家命运和历史的钥匙。

  与其他导演相比,奉俊昊的产量不算高,至今只拍摄了5部电影长片,但他坚信慢工出细活,只有耐心观察、仔细雕琢,才能探到人性的底色。他在作品中偏好表现小人物,对一些边缘化的“非正常人类”尤其关注。奉俊昊曾说:“我觉得我的电影应该都是在讲述‘不得志’的人的故事,这是作品的共同点。”他还曾透露:“我喜欢以极端条件作为背景,在这种情况下人性会被彰显到极致。”

  韩国电影与戛纳的相爱相杀

  “戛纳欠韩国一座金棕榈。”这是去年李沧东的大热门作品《燃烧》在戛纳颗粒无收后,大众的一句玩笑话。26号当晚,这笔“欠账”被归还,本届戛纳主席墨西哥导演冈萨雷斯终于代表戛纳,把金棕榈颁给了韩国电影。主席冈萨雷斯说:“对于这座金棕榈,评委会成员九票全票通过,没有任何异议。”

  而在最近几年,韩国电影总能在戛纳引起关注。再往前追溯,过去四年,韩国每年都有作品入围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,而且是几位大牌导演轮番登场。

  2016年,善于剖析女性心理的朴赞郁携《小姐》出征戛纳,那是他继《老男孩》和《蝙蝠》之后,第三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。本片改编自英国女作家莎拉·沃特斯的《指匠情挑》,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贵族阶层中有关情爱和阴谋的故事,但最终与奖杯擦肩而过。

  2017年轮到奉俊昊,他与Netflix合作的电影《玉子》同样入围了戛纳主竞赛单元,和电影本身相比,《玉子》的入围所引发的戛纳与Netflix至今没能调和的矛盾吸引了更多关注度。当年的评审团主席阿莫多瓦甚至扬言,金棕榈不会发给网络电影。这场争议是传统院线发行与网络发行的争议,吃亏的却是奉俊昊的《玉子》,以至于电影都未在电影节首映。

  一年后,又一位韩国导演李沧东再战戛纳。作品《燃烧》是当年金棕榈的最大热门,本片甚至得到了戛纳场刊有史以来的最高分3.8分,但结果却令人失望,另一部亚洲电影是枝裕和的《小偷家族》拿下金棕榈大奖。

  而今年的戛纳场刊评分,《寄生虫》再次获得评分榜榜首,连续两年评分领先,显示了韩国电影在全球影坛的崛起。诸多带有作者风格的高质量类型片,已成为韩国电影行走江湖的标志。

(责编:李瑞)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

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:www2500szcom(微信号)

相关新闻

新闻排行